传承闽江流域历史文化 助海丝核心区文化建设

[福建日报]   2017-07-24   字号:T  |  T

  编者按

  闽江流域是我国东南区域重要的文明发祥地,其深厚的历史文化积淀,是福建鲜明地方特色的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她影响和塑造了整个流域居住民的精神生活、文化历史、文明类型的发展进化过程。在实施我省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推进海上丝绸之路核心区文化建设中,发掘与传承好闽江流域历史文化这份宝贵遗产,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和战略意义。本期新论版约请了本省的三位学者,分别从不同的角度,阐述如何发掘和传承闽江流域的历史文化。

闽江流域历史文化的基本特征与主要类型

黎昕 

  闽江流域历史文化,是闽江水系及其众多支流所哺育的流域文化,是自旧石器时代始,就由于人类繁衍生息其间而产生的特有文化。作为一种特定的流域文化,它主要是指这一流域作为数千年来生活于其中的居住民精神生活的根源和对象,积极地启示、影响和塑造流域居住民的精神生活、文化历史、文明类型的发展进化过程,并以语言、哲学、道德与宗教、文学与艺术、神话传说、民俗民风等为其主要的表现形式。

  一、闽江流域历史文化的基本特征

  闽江流域重峦叠嶂,相对隔绝的独特地理环境为闽越古文化、中原文化沉淀提供得天独厚的条件。闽江流域兼容并蓄闽越土著文化与中原汉文化,具有鲜明的内陆文化和海洋文化双重色彩,成为中华文化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并随福建居民的迁徙而传播到台湾地区和东南亚等地,成为有相当影响的地域文化。

  独特地理环境条件下的水文化属性。

  水资源极其丰富,是闽江流域的第一大特点,尤其上、中游区域,一些水资源数据位居全国河流的前列。闽江流域地形地貌独特,自然景色秀美,拥有世界自然和文化遗产地武夷山,世界自然遗产地、世界地质公园泰宁等世界级品牌和国家级、省级旅游品牌。

  丰富多彩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

  闽江流域早在原始社会时期就有人类活动。生活在闽江流域的古闽人及后来的闽越人习惯傍水而居、好水斗、善于驾舟行筏。特殊的地理条件决定了闽江流域的农业耕作及其生产方式不同于其他大多数流域,较为充分展现了黄河文明、长江文明在南部丘陵地带流域文化的演进特色。此外,生民来源的多元化也是导致闽江流域生产方式以及人民生活方式多样化的重要原因。尤其是唐末以后北方战乱频仍,较大规模的汉民族陆续南迁带来了中原各地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

  各种文化相互激荡下形成的开放与包容性

  宋代,位于闽江上游的闽北区域成为中国文化重心由北向南转移过程中的重镇,闽江流域的奇山秀水不仅孕育了作为当时最具影响力并自此改变了儒学基本发展方向的闽学思想,而且闽江也成为朱熹后来顺流而下、四方讲学的主要通道,至今闽江两岸许多地方仍流传着朱子讲学的各种传说和历史古迹。此外,闽江流域作为福建人世代生息之地,其入海口正处于祖国的东南沿海,自古以来,依凭这一地理上的舟楫之便,福建人民以闽江入海口沿岸为走向世界的起点。向东,福建人跨过海峡,早在400多年前就登上台湾宝岛;向南,福建籍华人华侨最早成为海外拓展的最主要人群之一。

  二、闽江流域历史文化的主要类型

  闽江流域历史文化不仅资源分布广泛,而且类型多样,丰富多彩。

  史前文化。闽江流域旧石器、新石器时期的遗存非常丰富。上游有距今20万年左右的三明三元区岩前镇万寿岩旧石器时代文化遗存和距今有1万年晚更新世晚期智人——“清流人”文化遗存清流县沙芜乡洞口村狐狸洞;下游有连江马祖的“亮岛贝丘文化”、闽侯的“昙石山贝丘文化”等新旧石器文化遗存。

  闽越文化。闽江流域的文化,是集远古生息在闽江流域的闽族、闽越族及秦汉以降的汉族文化为一体,具有独特的地域特征。闽江流域现存有3000多年前闽越文化的印记。

  思想文化。闽江流域是闽学代表人物朱熹的诞生地、主要寓居地和终老地,也是朱熹求学、讲学、著述等主要区域。与朱子相关的遗物、遗迹、遗著等遗存70%以上是在闽江流域。书院为理学传播重要场所,宋代闽江流域书院多与朱熹等理学名家有着紧密联系。闽江流域还曾涌现出大量历史文化名人:如词人杨亿、张元幹、柳永、严羽,法医学鼻祖宋慈,史学家袁枢,近现代历史风云人物林则徐、严复等。

  海洋文化。闽江流域先民自旧石器时代就与海打交道,为中华民族最早开始航海活动的族群之一。春秋战国时期闽越先民以“习于水斗,便于用舟”而著称。唐末五代,王审知治闽时,为招徕海外蛮夷商贾,开辟甘棠港,成为当时我国东南对外贸易的一个重要港口。目前闽江流域仍保存有丰富的古代海上丝绸之路遗存。近代,福州为最早“五口通商”口岸之一、中国造船基地,存有马尾船政遗存、闽江口沿岸古炮台遗存、昭忠祠等中法马江海战历史遗存等。

  红色文化。闽江流域是中国工农红军的创建地之一,是毛泽东思想的发祥地之一,是中央红军长征出发地之一。中央红军长征后,是红军游击队坚持南方三年游击战争的支撑地之一,是红军游击队北上抗日的策源地之一。闽江流域人民在党的领导下坚持革命22年(1927-1949),赢得了“红旗不倒”的赞誉,积淀有深厚的红色文化。目前闽江流域有老区县32个,其中,中央苏区县12个,现存革命遗址1479处,红色文化资源丰富。

  信俗文化。闽江流域民间信仰文化多元,闽越王信仰、开闽王文化、陈靖姑文化、妈祖文化、五帝信仰、大圣文化等民间信仰,影响力远播海外。姓氏族谱文化、乡规民约、家规家训、宗祠文化、乡贤文化资源丰富。

  宗教文化。闽江流域多种宗教并存。具有“南方第一刹”之称的闽侯雪峰崇圣寺,是佛教禅宗云门、法眼二派的发源地,1983年被列为汉族地区佛教重点寺院,中国近现代佛教领袖圆瑛法师的出生地在古田县,道教南宗五祖白玉蟾是闽清人等。

  建筑文化。闽江流域散落着许多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街名村,是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福州的三坊七巷被称为明清坊巷制度的活化石。闽江流域的城堡、寨堡、廊桥、石桥、宫庙、祠堂、大型民居等规模大、数量多,堪称中国传统建筑的活化石和宝库。

  戏曲文化。福建戏剧历史悠久,积淀丰厚,素有“戏剧省”之说。闽江流域拥有闽剧以及北路戏、南路戏,及有“戏剧活化石”之称的大腔戏、小腔戏等稀有剧种。在闽江流域,上游有大腔戏、小腔戏,下游有闽剧等。

  饮食文化。闽江流域自古为我国著名茶乡,红茶、乌龙茶、白茶、茉莉花茶的起源地,种植茶树、采茶制茶历史悠久,现在已知的最早的记载,大约是公元780年唐朝陆羽《茶经·八》茶之出记载:“南岭茶生福州、建州……,往往得之,其味极佳。”在中国茶叶发展乃至世界茶叶发展史上均具有重要的历史地位和文化价值。

  闽菜为中国八大菜系之一,在烹饪界独树一帜,在海内外素有盛名。闽江流域小吃是闽菜的重要组成部分,历史悠久,品种繁多,地方风味较为浓厚。(作者为福建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研究员)

推动闽江流域历史文化传承与发展

管宁

  闽江流域深厚的历史文化积淀,是区域优秀传统文化的集中体现,是福建具有鲜明地方特色的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实施我省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推进海上丝绸之路核心区文化建设中,传承与发展好闽江流域历史文化这份宝贵遗产,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闽江流域各地方政府高度重视流域地区历史文化资源的保护,采取一系列有效措施,成就显著。流域地区各级政府与社会各界保护历史文化资源的意识普遍增强,在城乡发展规划和重大建设中,文物保护工作得到更好的落实,人们对待历史文化遗存及其环境采取更加慎重的态度。流域各地方政府还建立了完善的保护机制。各地将历史文化资源保护纳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总体规划,并逐步完善相关政策法规,使历史文化资源保护逐渐步入制度化轨道,保护机制更加健全。

  如何在现代化建设中保护好历史文化遗产,如何推动传统文化的现代转型与当代发展,是我们时代所面临的重要课题,需要在不断探索、实践与总结中,寻求科学的解决方案。推动闽江流域历史文化的传承与当代发展,应本着保护为先,传承为基,发展为重的原则,保持历史的原生态,尊重文化的地域性,维系传承的优质化,坚持发展的持续性。推动传统与现代对接,科技与文化融合,实现继承与创新同步,保护与发展协调,将闽江历史文化的传承与发展提高到一个新的水平。

  首先,要建立保护体系。加强政策引导。制定闽江流域历史文化资源保护相关政策,突出政策引导,规划先行,科学实施。充分利用福建“六区叠加”战略优势,将流域历史文化发展纳入福建文化强省建设总体战略,融入福建省“十三五”文化改革发展规划和21世纪海丝核心区文化建设之中,出台支持闽江流域历史文化发展的相关政策。同时建立完善的管理体制,运用先进的管理手段,强化流域内各地区历史文化资源的统筹与整合,尊重历史文脉,把握发展规律,加强不同区域的协同管理,推进资源保护利用的科学、有序开展。

  其次,要深入挖掘研究。促进整体性、系统化的阐释研究,推动理论研究和田野调查深度结合。鼓励民间文艺人才和社团组织参与挖掘整理地方历史文献。加大与高等院校的合作,定期举办流域文化高层论坛,拓展研究领域,深入挖掘内涵,形成更加完整、系统、厚重的历史文献研究成果,为保护利用提供有力的智力支撑。同时拓展传播渠道,鼓励和支持闽江流域历史文化研究成果的出版,推动相关成果的全媒体传播。积极利用新媒体、游戏动漫、移动互联网等多种媒介手段,创新传播方式,讲好区域文化故事。充分利用论坛、会展、旅游、文化园区等载体,阐释、展示、推介闽江流域历史文化。加强与海上丝绸之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联系,推动闽江流域文化走出去。提升文化信息服务水平,为地方政府、文化企业提供有关文化咨询、传播平台、融资项目和人才信息等服务,全面扩大闽江流域历史文化影响力。

  其三,科学合理利用。借助文化创意与设计服务,与现代文化理念、文化形态、设计文化以及科技手段相结合,在保护与传承、创新和发展中,为闽江流域历史文化注入新的内涵与生命力。确立主轴,凸显流域文化底色。以朱子文化作为闽江流域历史文化底色,凸显理学文化为主轴的特色文化,形成区域文化的核心与灵魂。打造以朱子理学为主题的系列研学旅游产品,如“走朱子之路”研习营活动;充分利用以闽江流域为核心的朱子书院群,开辟一条以“书院文化”之旅为主线的精品旅游线路。增强朱子文化在“一带一路”沿线的影响力。推动朱子文化文艺创作与多元化传播。

  其四,构建特色旅游文化。结合流域内丰富自然风光旅游资源,充分融合地域文化遗产,将闲置和利用率低的文化资源,打造成特色旅游文化与品牌。如打造建筑文化旅游品牌,如开发利用古寨堡建筑文化打造廊桥文化旅游精品;提升茶文化旅游影响力,发掘闽江流域茶文化资源,打造海丝核心区茶文化品牌;开发考古主题文化旅游,发掘昙石山海洋文化资源,挖掘利用古闽越文化遗存,以闽越文化考古为主题设计旅游线路,形成特色考古研学旅游产品。利用古代海上丝绸之路遗存,设计打造新海丝之路文化旅游线路。开发红色文化旅游产品。建设一批国家级红色文化基地,形成内容丰富、形式多样的新型红色旅游产品、培育红色文化旅游品牌。发掘闽江流域红色文化遗址内涵,形成特色旅游品牌。

  其五,打造民间艺术品牌。充分挖掘利用闽江流域民间艺术资源,结合现代科技、创意设计和营销手段,传承创新、弘扬发展,推动流域文化演艺、文化贸易的发展。提升传统演艺产业,系统保护闽江流域传统戏曲以及稀有珍贵民间剧种,推动传统民间戏曲的当代活化,促进传统民间戏曲与新媒体结合。开发饮食文化产业。大力支持省内高校设置闽菜专业,提升培养水平。打造闽江流域小吃文化品牌,形成与旅游文化相结合的文化品牌。创新传统工艺美术。系统保护传统民间工艺美术资源,确保传统工艺美术的传承后继有人、传统技艺与时俱进。加强与现代设计融合,推动传统工艺美术从业者与高校现代设计专家的对接。规划设置设计服务体系,提升传统工艺美术设计能力和水平,打响闽江流域工艺美术品牌。

  其六,扩大会展节庆影响。强化区域文化元素推介。借力流域范围现有会展平台,以创意手段突出和展示闽江流域历史文化元素。加大力度推介区域特色文化品牌。挖掘流域内民俗节庆内涵,形成特色节庆会展。强化对外深度交流。适应对外文化交流和贸易新形势、新需求,融合本土特色文化元素和世界流行文化趋势,有针对性地开发适合国际文化市场需求的文化产品和服务。创新闽江流域文化“走出去”的形式,持续深化与海丝沿线国家文化交流,以文化交流促进文化贸易,以文化贸易带动全面合作,将对外交流引向深入。(作者为福建论坛杂志社总编辑、编审)

加强闽江流域历史文化研究的战略意义

许维勤

  闽江是福建境内独立成流和入海的大江,全流域涉及福建省将近半数的县,至今生活着全省超过三分之一的居民;闽江流域是我国东南区域重要的文明发祥地,是福建的母亲河。这种生态人文系统与行政区划高度合一的特征,在全国大江大河流域中极为罕见。惟其独成系统,方益显研究价值,尤其是在“五位一体”总体布局的历史背景下,闽江流域生态与文化建设具有全局性意义,而生态史、人类史研究是生态和文化建设的基础,从这个意义上,加强闽江流域历史文化研究,很有战略意义。

  一、加强闽江流域历史文化研究,可以深化人们对人类历史之于自然环境依赖关系的认识,从而提高新的历史条件下维护自然环境、建设生态文明的自觉性。闽江丰富甘醇的水量和河岸肥沃的土地,为原始人类提供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生活资源,如今福建所发现最早的人类活动遗迹,正是分布在闽江及其支流的岸边,他们多以水里来水里去见长,兼及采集活动,沿岸渔猎生活构成福建历史的第一道风景线。农业时代到来之后,闽江及其支流的冲积地带,成为农业开发的热土,而闽江水源,成就了发达的灌溉系统;闽江水道,成为发达的交通运输通道。一直到近现代工商业和城市兴起,闽江沿线依然是率先发达地带。可以说,一部闽江及其支流的开发利用史,生动地体现着福建文明发展史。在对闽江流域自然生态深度依赖的体验中,闽人形成许多神秘的崇拜和禁忌习俗。历史遗存本身会说话,对这些遗存只要稍加整理、保护,在研究的基础上加以系统性开发利用,就是教育、激发人们尊重自然环境的最好素材,有利于化解经济社会发展过程中人与自然的矛盾,提高人们建设生态文明的自觉性。

  二、加强闽江流域历史文化研究,可以深化人们对福建历史发展脉络的认识和理解,从而有助于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准确把握历史发展机遇和区域特色发展方向。闽江流域是福建历史的起点,也是福建文化的源头。在远古时代,闽江是闽族聚居之江,中原称之为“七闽”之地。先秦时期,越族南下,闽江流域又成为闽、越融合之地,闽越融合创造了辉煌的闽越国文化,成就了福建历史第一个高峰,闽江上游河谷地带和下游冲积平原成为重要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闽北汉城遗址和福州冶城遗址生动地体现了这种辉煌。汉族入闽后,也是先集中开发闽江流域,然后陆续播迁各地,开发成熟的闽江流域,是福建最早有行政建置之地,“福建”之名就源于下游福州和上游建州的合称,福州一带的老辈人,至今仍习惯称闽江上游各地为“上府”,下游以南为“下府”。以闽江为物流通道,“上府”丰富的森林、物产、粮食、矿藏资源源源不断地顺流而下,维系着“下府”的繁荣发展,这种状况,甚至在改革开放前还依然存在。改革开放以来,福建发展格局发生很大变化,沿海优势尽显,内地相对滞后,但从历史发展脉络和全局一体的格局来看,福建山区腹地的发展潜力是巨大的,在这种新的历史背景下,如何从历史盛衰寻求灵感,准确把握区域发展方向,很能考验当代人的智慧。

  三、加强闽江流域历史文化研究,可以深化人们对江海一体的生存环境的理解,从而更加深刻地揭示福建海洋文化的本质特征,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续写富有时代新风采的海洋文化。福建居民,自古与水就有不解之缘,对闽人来说,从内江到海洋,从来就没有不可逾越的屏障,以闽江为主轴出海向洋的广袤水域,历来是闽人践蹈如平地的活动空间。宋代福建人口过剩,开始有人移民海外。郑和下西洋后,闽人的眼界大大拓展,到海外谋生的人越来越多。近代开埠以后,闽人在世界的足迹,更是无远弗届。可以说,福建的海洋文化,源于江海一体的生存环境,其最深长的渊源,应从闽江流域追溯,从内江文化到海洋文化,是个连贯的自然的历史过程。目前福建对海洋文化的研究,颇有畛域之囿。由于宋元泉州港的繁华以及明清闽南海商集团的崛起,加上研究实力的偏重,闽南成为海洋文化研究的重镇,似乎只有闽南地区才是福建海洋文化的重心和代表,而福州以闽江流域下游和出海口为重心的海洋文化研究,却有自说自话之虞。这种状况,不利于海洋文化研究的深入。福建的海洋文化,不同时期有不同的重心,但内在有着密切相关的源流脉络,只有加强一体研究,放眼全域追根溯源,才能深刻揭示福建海洋文化的本质特征,推动新的历史条件下的海洋文化建设。

  四、加强闽江流域历史文化研究,可以深化对福建文化综合特质的理解,提高区域文化的整合和提升能力,对区域文化塑造和增强福建文化的凝聚力感召力具有深远意义。福建历史文化内涵极其丰富,全域内部的地域文化又表现出明显的差异性,多样化的特点本身,固然就构成闽文化的魅力之一,却也给全域文化的整合带来困窘。碎片化的文化呈现,终究不利于整体文化优势的发挥,着眼于提升全域文化软实力的战略要求,必须加强研究各种地域文化的内在关联、源流脉络、流变因缘以及同质内核。多年来福建在地域文化、分类文化研究方面着力甚多,成果斐然,为了挖掘地方特色或突出某种文化的重要,区分越来越细,这当然也可以成为文化整合的基础条件,却并不自然导向文化整合。文化整合先要进行有意识的历史文化资源整合,要突破行政区划找出一些富有关联性的历史文化载体,在一体化的文化资源整理中,发现共性和关联性,揭示文化特质,开拓出文化建设的新境界。从这点出发,闽江流域历史文化资源的整合和综合研究,极富于现实性和长远意义。闽江流域储存着福建最丰富最古老的文化信息,同一条江河所孕育和发展的文化本身就有着很强的趋同性,所要突破的只是行政区划各自为政的现实。现实可行的办法,可以先从全流域文化资源盘点、建档保护和加强研究入手,形成整体效应后,再提炼、提升和融入整体塑造,自然会进入新的境界。(作者系福建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附件下载:

相关链接:

推荐给您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