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新闻动态闽台交流合作政策法规咨询投诉两岸寻根寻亲海峡论坛返回中国福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专题专栏 > 闽台缘 > 两岸寻根寻亲
 
邹氏台胞的大陆寻根之旅
   2015-04-17 08:03    字体显示:
  “这个喜饼我们家也有!”13岁的台胞邹易修来自台湾南投县,一看到上桌的第一道菜,他就兴奋地嚷道。邹易修口中的台湾喜饼,其实是漳州市华安县的特产——手工月饼,是两地喜庆场合中必不可少的食品。这趟华安之行,邹易修找到了不少家乡元素。

  4月6日,邹易修一家三口跟随40人的寻根团,来到华安寻根谒祖。三天的行程,他们和华安的邹氏宗亲,前往平东村、和春村、绵治村朝拜两地共同的信仰广佑圣王,共叙两岸同宗情。

  “这是我第一次回到祖地,一切都似曾相识,希望大陆的宗亲也能够来台湾,我一定当好向导。”两岸邹氏宗亲共聚一堂,邹易修的父亲邹金璋边抒发乡情,边向同桌的宗亲发出邀约。

  落叶归根多感慨,寻根问祖满艰辛。宗亲重聚的背后,是老一辈邹氏同胞长达数十年的千里寻根故事。

  “我们都特别想知道自己是从哪儿来的。”今年64岁的邹坤华是台湾南投县邹氏宗亲会的常务理事,他说,自己在很小的时候,就从父辈口中得知,自己的根就在海峡对岸的“漳州府”。从20岁开始,他就踏上了寻根之旅。

  但先辈留下的线索极其有限。“祖先的墓碑上记载,我们的祖地在漳州府南靖县长窖总。”邹坤华表示,在地图上,他找不到“长窖总”究竟在哪里。多年来,他曾多次修书至南靖地方政府,均未找到答案。

  一次偶然的机会,邹坤华从一位简姓友人的族谱上,看到了相似的字眼——张教总。该友人的祖地位于南靖县梅林镇,所谓的张教总便是如今的梅林镇长教村。“会不会是祖辈在口口相传中,把张教总误传为长窖总呢?”邹坤华推测。

  2004年,邹坤华主持续写邹氏族谱。一直悬而未决的祖地问题,亟待找到答案。带着现有线索,邹坤华一行人步入南靖县,寻找祖先足迹。

  在当地各方的帮助下,邹坤华得知,南靖共有两个邹姓聚居的“邹厝”。一个位于金山镇,一个位于梅林镇。经过实地探访,前者很快被否定掉。于是,寻根者来到梅林镇。在这里,熟知地方历史的和贵楼主人告诉邹坤华,其祖先曾居住在梅林镇长教村,也就是如今广为人知的云水谣。只不过,当地已不见邹人踪影。

  “邹氏族群离开长教村后,因路途遥远,需翻越艰险的摩天岭,所以外出者难以回归,不少人迁往台湾。”和贵楼主人告诉邹坤华,随着邹姓在当地的没落,邹氏祖祠也被出售,并在20多年前倒塌。

  这让邹坤华很不甘心,他决定进一步追根溯源,目标便是与南靖县接壤的华安县。这里是漳州邹姓人口分布最多的地方。在华安,邹坤华结识了当地邹氏宗亲会的邹东清与邹清水。在与二人的接触中,邹坤华发现了“新大陆”——两地有着几乎一样的口音。“邹在两地的方言中,都念作‘街’,这在别的闽南语地区并不常见。”邹东清说。

  “新大陆”不止于此:双方的饮食习惯如出一辙、两地百姓都信奉广佑圣王、均为南宋名臣邹应龙的后裔。

  寻根之旅终有所获。但双方的互动才刚刚开始。2014年10月31日,22名来自南投县的邹氏宗亲组团来漳,在华安县知名土楼——二宜楼共同抚昔追今。半年后,近40人组成的寻根团再次来漳,共同谒拜广佑圣王。

  “在台湾,我们采用自由报名的方式,没想到报名者众多,一下子就满额了。”邹坤华说,“这样的寻根活动将持续三年。不仅仅是我们回来,我也希望华安的宗亲能够到台湾,血浓于水,只有有来有往才能加深亲情。”(张辉 邹南清)

收藏】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