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旅游资讯      景点介绍      风土人情      特色美食      八闽特产      清新福建      返回中国福建
十大旅游品牌
  迷人的武夷仙境
  浪漫的鼓浪琴岛
  神圣的妈祖朝觐
  动人的惠女风情
  奇特的水上丹霞
  神奇的福建土楼
  光辉的古田会址
  壮美的滨海火山
  神秘的白水洋奇观
  古老的昙石山文化
十大精品路线
  八闽精华旅游线
  海峡西岸游船旅游线
  武夷山绿三角旅游线
  闽西南山海旅游线
  闽台缘旅游线
  闽江流域生态旅游线
  闽台港澳游轮旅游线
  闽粤名城特区旅游线
  闽赣红色摇篮旅游线
  闽浙赣名山旅游线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专题专栏 > 清新福建 > 景点介绍 > 漳州
 
闽海锁钥铜山水寨
   2017-09-03 07:21    字体显示:

 

  
大明把总泉挥使王公靖海碑

  位于今东山县铜陵镇的铜山水寨,与台湾隔海相望,扼守着海上交通要冲,自古被视为“闽南海上锁钥”,自古具有重要的海防地位,为明代闽海五大水寨之一。《从征实录》《闽海纪要》《台湾外纪》等明清史籍均记载铜山军事战略地位的重要性,至今这里仍保存有明嘉靖五年(1526)巡海道蔡潮的“宦海恩波”和福建水师提督施德政的《横海歌》等石刻,以及郑成功训练水师的水操台、万军井等,成为明清时期闽南重要的军事要塞和文化集结地。

  水寨迁建之原因

  明洪武二十年(1387),明太祖命周德兴往福建,调福、兴、漳、泉四府三丁之一为沿海戍兵以防倭寇,建置浯屿、南日、烽火门、铜山、小埕五大水寨。

  有关铜山水寨的迁建却没有记载详细时间,《筹海图编》《漳州府志》《海防述略》《武备志》《闽书》《光绪漳浦县志》等史籍均只记载为:铜山水寨初设于井尾澳,景泰间移至西门澳。

  明初,朱元璋为易于观察,及时掌握海上动态,多将水寨设于海上最前沿的小岛。《镇海卫志》载“井尾澳巡检司城(去镇海城二十余里),在二十三都海屿中。洪武二十一年(1388)江夏侯周德兴建,置巡检司一员,水寨把总一员”。

  正统年间,镇守福建刑部尚书薛希琏在经略福建时,创置福宁之烽火门等五水寨,对守扼外洋起一定作用。他分析了福建沿海的地理形势后,认为井尾澳孤悬于海上,地处漳浦县井尾半岛、鸿江出海口,为江海交汇出处,虽作为海防的第一道防线有利于观察,但也严重存在着通航条件恶劣、防御不足,一旦发生战情,很难得到陆地快速有力的支援,甚至容易暴露目标和易遭攻击的致命要害。若遇非汛期有船无兵,形同虚设,处境更是险恶。遂于景泰三年(1452)正月壬寅日,上书奏请朝廷对福建水寨体系进行调整。

  获准后,薛希琏将有着64年海防历史的铜山井尾澳水寨迁往铜山西门澳,易名为“铜山水寨”,又将水寨南哨改为“玄钟澳”。

  无独有偶。清初工部尚书杜臻在实地考察明代5个水寨兴废历史沿革后同样指出:“(井尾澳)在青山北,南距鸿江四十里,可泊船百余,内通白石、赤湖、佛昙桥、萑苻所出没”“澳口多礁,巡船避之,非潮至八九分不可入……惟浅船可入,又不利南风,夏至后,巡船辄弃井尾去。”而且,“番船自粤趋闽而入于南澳。粤云盖寺、走马溪乃番船始发之处,惯徒交接之所也。附海有铜山、玄钟等哨守之兵,若先分兵守此,则有以遏其冲而不得泊矣,其势必抛于外浯屿”。

  闽海重镇之锁钥

  铜山水寨,为福建南部海疆门户和闽粤陆路交通咽喉之要塞。建寨之初,其防御范围“北自金石以接浯屿,南自梅岭以达广东,险阨所系匪浅也。况倭船自浙趋闽所必由,宜严遏其冲,并绝惯徒之勾引接济者,则有以控八闽上游之势矣”。其地理位置的重要性显而易见。

  内迁后的铜山水寨位于铜山港内,水域宽而深,进出方便,港口由东山岛与古雷半岛夹峙而成,较为隐蔽。周围分布着诸多烽火堠,有力地改善了港区预警条件。其次,铜山湾港深腹大,适宜大兵团结集、演练。为保证海防水师的粮饷,水寨实行屯田制,增设铜山仓、玄钟仓,就地解决所需粮饷。

  明后期水寨的信地(军队驻扎和管辖的地区)进行重新划分,铜山水寨信地调整为“自井尾以南,至诏安洪淡巡检司约三百里,则以铜山水寨辖之。自洪淡以南,至广东柘林寨约一百里,则以玄钟寨辖之”。嘉靖三十七年(1558)闰七月,巡抚福建佥都御史王询建言将福建战区分为三路,其中“漳泉为一路,领以参将王麟驻诏安,海上防卫自南日至浯屿、铜山、玄钟、走马溪、安边馆”。重新划分后的战区,各置参将,恢复五寨,以把总统率,使之更有利于统一指挥,协同对敌,有效加强沿海防御的整体性。铜山水寨由福建南路参将直接驻守,统一调度漳州、泉州地区的陆海防卫力量。

  作为水师海上巡哨船只停泊港口和支撑点的水寨,也是驻兵防守的要地,故设驾舟巡逻、作战之“游兵”,“往来策应,使沿海常余一游之师,待其急,而随处得借一游之势,以壮其援”。隆庆四年(1570)又添设浯铜、海坛两个游兵,形成水寨与游兵之间有巡守,水寨有会哨,巡洋军汛以海中岛屿为中心,联点成线、梭织成面,整个福建南部海疆门户都在可控之内。

  铜山水寨的兴衰

  天顺之后,明廷逐渐放松沿海防卫,至嘉靖中期,海防接近废弛,以致沿海卫所空虚,作为军饷主要来源的军屯受到破坏,月粮不能按时供给,军卒无法生活,军官逃亡。迁移之初的铜山水寨形同虚设,缺额严重,无法恢复、发挥其应有的功能。直至嘉靖四十三年(1564),福建巡抚谭纶整顿恢复了五大水寨。

  嘉靖四十二年(1563),铜山水寨改设钦依把总一员,建署所城外。非汛期,团泊寨澳,轮番出哨;遇汛期,则分哨四出:前哨镇海、左哨陆鳌、右哨沙洲、后哨鲎壳澳,而横屿、菜屿、井仔湾、大小甘山则外洋岛屿最险者。原设福船、哨船、冬船、快马船共四十六只,官兵一千一百四十一员名;遇汛,贴驾征操军五百五十五名。明《镇海卫志·兵防志》载:“铜山浙兵营沿海警特设浙兵一营……平时则自铜山至玄钟、诏安等沿海柚柑岭、凤山孔道,皆其哨守。有事则专听调度征剿。”形成了海防有力的第一道防线,当遇到大股敌人时可尽快发现敌情,若遇到小股敌人可以将其消灭在海上。

  永乐至宣德年间,水师频繁出海巡捕,有力打击了倭寇的嚣张气焰。正统时期,明廷海上防御力量进一步加强,海防责任更加细化,巡洋会哨信地划分更加详尽,纵深防御体系建设日益完善,从而有效加强了铜山与海上防守区域间的协作与互动,巡洋会哨制度也更趋成熟,海防战略更加机动灵活。

  从嘉靖中期到崇祯七年(1634)间,铜山水寨共打退多次倭寇进犯铜山,其中“走马溪战役”为远震西洋的剿灭葡萄牙海盗的重大战役,载入《明史》《中国通史》《澳门大事记》等中外史籍。嘉靖四十三年(1564)和万历十年(1582),戚继光两次率师屯兵于此。万历二十年(1592),铜山水师奉命进兵澎湖救援,在文澳筑城抗倭。此外,历史上沈有容、郑成功两次征台都从铜山发兵。

  清代以后,福建海防体系逐渐完善和发展。康熙二十二年(1683)六月十四日,靖海侯施琅誓师铜陵,再度从铜山出师收复台湾。此后,铜山的军事地位逐渐减弱,军事编制随之缩小。在清代班兵轮换制度的200余年间,铜山营4万余班兵,承先启后,出戍澎湖、艋甲与凤山等台湾要地,他们为维护海峡和平与安定作出巨大贡献,为开发、保卫、建设台澎树起了一座丰碑。(黄辉全 黄毓艺 文/图)

 
收藏】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