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福建要闻

“功夫”法官

记全国“我最喜爱的好法官”陈少华

[福建日报]   2017-07-17   字号:T  |  T
  解决“执行难”问题,是破除实现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藩篱。漳州市龙文区人民法院党组成员、执行局局长陈少华牢记法院前面的“人民”二字,注重“功夫下在槌外”,摸索出了一套“反规避执行要下‘硬功夫’,和谐执行要用‘软功夫’,贴心执行要靠‘苦功夫’”的执行方法,促执行全面提速增效。

  他先后被评为漳州市十佳法官、福建省法院系统优秀共产党员、福建省优秀法官、福建省十佳政法干警等荣誉称号,荣获个人三等功一次。近日,在全国“我最喜爱的好法官”评选中,他光荣当选。

  贴心执行靠“苦功夫”

  “我已经80岁了,本想要不回来就算了,没想到龙文法院这么负责,时隔12年了还能找到我,为我追回执行款。”苏某拿回执行款后,激动地握住陈少华法官的手,连声称谢。

  这件事,发生在陈少华刚上任执行局局长的时候。当时一上马就碰到一个“大工程”,这让他感到压力如山。那时候,龙文法院有3000多件执行积案,看着柜子里堆积如山的卷宗,他毅然决定,把这些卷宗重新整理一遍,以最快的时间熟悉案情、理清思路。接下来的几天,陈少华埋首卷宗,一坐就是几个小时。有一天,卷宗里掉出来的一封信吸引了他的注意。

  申请执行人苏某曾于2001年与被执行人刘某达成执行和解协议,此后11年间,刘某断断续续履行了部分款项,但还有余款7700元始终拖欠未还。苏某遂写信请求法院主持公道。陈少华随即决定对该案恢复执行并亲自承办。

  经多次查询,被执行人的财产信息终于暴露,少华想尽办法执行到了相关款项。不料,在通知苏某来领钱时,他却“失踪”了。拨打苏某12年前立案时留下的电话,已显示空号,书信里也没有附带新的联系方式,陈少华根据地址找上门,却发现房子已多方转手,现主人对苏某的去向一无所知。他没有放弃寻找,先后走访、询问了左邻右舍,得知苏某是漳州市供销社退休干部。循着这条线索,陈少华立即前往供销社查询人事档案,多方周折终于得到了联系方式。得知打电话的是执行法官,苏某激动不已。

  这起陈年旧案,成了陈少华执行生涯烧的“第一把火”。紧接着,他带领全局人员花了近3个月时间,将3000多件积案逐一进行整理、归档,捋清执行线索,在他的努力和推动下,龙文法院化解了大量执行难案,连续两届被评为“全省无执行积案先进法院”。

  和谐执行用“软功夫”

  “对我们执行法官来说,某个个案只是众多案件中的其一,但是对于当事人来说,有可能是他们这辈子的唯一。所以我们要把每一个‘其一’都当作‘唯一’来做,才对得起人民法院的‘人民’二字。”

  陈少华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不久前,执行局来了一个断指的申请执行人王某,向法官哭诉她的遭遇与生活的疾苦。陈少华安慰她说:“有什么困难跟我讲,不要哭。”原来,该申请执行人王某在木材加工厂从事锯木工作时,不慎割断两根手指,造成九级伤残。因与加工厂未能达成赔偿协议,王某向龙文法院提起诉讼,法院判决加工厂负责人林某赔偿王某各项经济损失共计8.6万元。因林某拒不支付赔偿款,王某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但至今未果。

  申请执行人王某走后,少华局长详读了案卷材料。很快,该院依法从被执行人林某的银行账户上强制扣划了7000元执行款。陈少华又专程来到被执行人林某的加工厂,从法律、情理方面刚柔并济继续做被执行人林某的思想工作,林某当场表示因被拖欠货款及要发放工人工资,剩下的款项分两次付清,并与申请执行人王某达成和解协议。

  老上访户冯某原本家庭贫困,交通事故后又导致双腿行动不便,固定在腿中的钢板还未取出,急需赔偿款进行后续治疗。龙文法院执行局也穷尽措施查询被执行人信息,一直未果。多年来,执行员在被执行人户头上查无可供执行财产,所以希望双方能协商和解,但冯某坚持双倍利息,一分不让。

  陈少华接下这个“烫手山芋”后,隔三岔五就到冯某家走访,得知冯某的妻子有一起故意伤害刑事附带民事赔偿案件也进入执行程序,标的2万余元。他立即查询被执行人财产并在3天后直接扣划到位。随后把2万余元执行款送到冯某家里,这使冯某深受感动,最终同意了他提出的执行方案,放弃一部分利息。经过耐心细致的沟通,最终促使被执行人多方借款将赔偿款一次性还清。

  这起长达数十年之久的积案画上了句号。冯某到医院取出了大腿中的钢板,康复后还专程到龙文区法院致谢。

  反规避执行下“硬功夫”

  “没想到法院的事儿公安也管,看来得小心,这黑名单影响太大了。”被执行人许某外出躲债刚回家,就被龙海市角美派出所民警带走。

  紧接着,他就被龙文区法院执行局依法拘传至法院。当晚10时,漳州市拘留所依法对许某收押看管。次日清晨,许某联系亲友,四处筹钱,向龙文法院交纳执行款及执行费,案件顺利执结。再赖的“老赖”也熬不过强制措施。

  许某多次向王某购买电池,但均未付款。王某曾多次催要货款,均被许某以各种理由拒绝。去年9月,王某将许某起诉到法院,法院判令许某偿还货款12200元,但许某仍不还钱。案件进入执行阶段后,许某四处躲藏,刻意隐瞒去向,拒不履行法律义务,与执行法官玩起了“躲猫猫”。执行法官多次找寻传唤未果,亦未找到可供执行的财产,无奈案件暂时中止执行。

  失信被执行人黑名单的发布,可谓是在全国布下了一张看不见的天罗地网,到处都是监督被执行人的眼睛。当申请执行人王某得知被执行人许某回家的消息后,就近拨打了龙海市角美派出所报警电话,接警后,该所民警不到10分钟就赶到现场,发现许某系失信被执行人,且在龙文区法院有未结执行案件。派出所民警当即就联系上了龙文法院执行局。

  这个案件的顺利执结,陈少华下了2个“硬功夫”,一个是神通广大的“失信被执行人黑名单”,另一个呢,就是漳州市法院系统与公安机关建立起来的执行信息和警力资源共享平台。该平台建立后,对那些故意躲避债务的被执行人,一旦接到群众报警电话,立即由公安出警抓获,随后移交法院。

  “陈局长,感谢你为我们台湾同胞做的一切,这次要不是你们法院强制搬迁,你全程跟踪,我这个老头子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近日,台资企业漳州某工艺品有限公司和漳州台商协会给执行局送来了“公平正义”和“台商的贴心人”两面锦旗。漳州某工艺品有限公司与漳州某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租赁合同纠纷一案,经龙文法院判决生效后,被执行人漳州某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未及时履行生效法律文书所确定的腾出厂房、场地的义务。陈少华亲自上阵,强制执行,很快为台胞挽回了经济损失。(本报记者 黄如飞 通讯员 刘荫花)

附件下载:

相关链接:

推荐给您的朋友: